犬杉刀

偶尔动动笔写写文吧 实际上考场作文分数都是垫底的 微博@犬杉刀

【源藏】百日源藏 5/100 Incredible Dawn of Love 02

我我我是想飙车的,前面铺垫行云流水敲了一大堆,一到肉就卡。是不是我天生就缺写肉的技能点(围笑  

肉一旦写崩,这篇就得成惨案(已经是了,不想挽回),我还是在琢磨几天…

上一章地址

写的不好有多担待,bug满天飞欢迎评论。

源氏:我是各种意义上只属于哥哥的患者。

自打那天源氏给半藏的平地一声雷之后,半藏就躲着他。不是说在他干了这么出格的事儿后半藏给他吃闭门羹,而是这事儿他真没法好好给源氏一个答案。

要说源氏对半藏,平时腻乎的恨不得给半藏一条绳牵着自己。接戏时看到半藏对哪个剧本流露出了半点兴趣,源氏分分钟跟制片方签了合同,大笔一挥,管他是不是坑,我哥开心就行。源氏的戏全都是演给他看的。

出唱片时,总这么心血来潮写了几首给半藏的情歌,苦情动人,恨不得掏心掏肺告诉半藏自己有多爱他,不知情的迷妹们听了也只当源氏少年时爱过哪个姑娘这么痴情,做了万人迷的爱豆也还惦记着,形象加分。

可要说半藏对源氏,这些对他的好他不可能没看见。源氏对他一股脑的攻势,也是自欺欺人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告诉自己,这只是源氏对他手足情深。他接自己感兴趣的剧本是因为自己有眼光,对他的演技理解深刻,他的表演效果能够入木三分。出的唱片写的歌,只是他一个大好青年,荷尔蒙无处发泄而已。源氏的成绩也都是为了家族荣誉。

半藏到底是遗世独立惯了,源氏把他装在心窝窝里,他就这么把人家对他的一颗真心踩在脚底下。有时候源氏恨恨的真想把他的心剜出来看看,是不是空空如也。但到底还是舍不得。

但是现在源氏既然把话挑明了,也就没有了回旋的余地。半藏只能给他一个答案。

半藏每天告诉自己好几十遍,源氏或许只是把这当儿戏,风花雪月惯了而已。可又不甘心,反问自己,那万一是真的呢。半藏对源氏的兄弟爱不能说干净的不掺一点杂质,他不敢接受,怕接受了,就是万劫不复。但真要说和源氏过交往的生活,半藏也不是没想过,还被自己的想法吓得紧张了半天。

像这样在心里又是拒绝又是奢望的半藏纠结了几天,源氏就在半藏呆的书房,道场,卧室门口踅了几天。就算平时猖狂的能把岛田家的屋顶瓦给掀了,这时候也还是不得不认怂。啧,你妈嗨的男人,你妈嗨的兄弟。

结果他俩就这么耗着,源氏觉得哥哥考虑的越久,就说明他在半藏心里还是有位置的,倒是还有戏,只是他实在等不了这么久,这都半个月了,半藏那边屁都不放一个,要真拒绝了,就来个霸王硬上弓,大不了被揍了一顿,再脱离岛田家,自力更生和半藏不相往来,自己默默念着他就好。

花村的夏秋交接,燥热里透着萧索。 月光显得干巴巴的令人生闷。

半藏伏在书桌前,心烦意乱。操起毛笔企图用书法掩盖浮躁,用家训摒除杂念。

夜里静的有些不自然,毛笔刷在纸上的”沙沙”声都可以成为心情暴躁的借口。

半藏为自己的”龙头蛇尾”收笔。

但双龙的纠缠,现在才刚刚开始。

半藏看着”龙头蛇尾”只觉得羞耻,因为神龙的故事,是刻在家族血液里的历史。半藏掐断了自己接下去有可能的想法,他有些烦躁的想脱下披在身上的羽织,然而刚搁下毛笔的手,就被人粗暴的紧紧攥着,把他狠狠的压在方桌上,扯了他的衣服,撕了他的伪装。

来人是谁?还能有谁。

源氏终究放弃了对半藏的猜测,他本就不爱扭捏,半藏给的托词阻止不了源氏下半身的思考,什么等待,不过是平添烦恼,有什么比身体来的诚实你说是吗。

评论(3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