犬杉刀

偶尔动动笔写写文吧 实际上考场作文分数都是垫底的 微博@犬杉刀

荼靡

唐九色是我同学的叔皮。
关荼是我的,16岁,小杀手,随意的设定,看着就好。
送她的毕业礼物



To:唐九色

倒是关荼还欠了老唐你一条命。

给人办事说的都是一个干净利落。
我哪儿管这么多,杀人灭口,留下的烂摊子爱谁谁收拾,谁知道哪个仇家红了眼寻了过来。
还真给找着了。
你想想,八个人呐,子弹连串不带停的,我小胳膊小腿儿外加一小匕首也愣是挡不住。
然后我就感觉肾炸了。对,一家伙运气好跳弹击中我腹部,血止不住,我也懒得逃了。
对面摸到我前面了,把还冒着烟的枪管对准我脑袋。
我内心平静的只可惜了我丢了个苹果8∠( ᐛ 」∠)_。
毕竟,我知道你会来救我。
老唐你在我开战前就躲在巷子口抽烟啦别以为我没看见。
只是没想到你把那几个崽子收拾完,转过身,帅的惨绝人寰。
我还记得你那一句“姑娘,你躲猫猫还行。”
我被你气笑了。“谢谢你啊大叔,一看你就不知道怎么躲,连烟都不收。”
“…我这叫诱敌。”
“屁。”

然后,就是我的一见钟情,和你收留我的情分。
知道你不是个好人,戾气这么重。
我和你做着一样的事,所以你给了我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,关荼很感激。
不过,分别总是在六月,我该走了。剪不断理还乱。
坏人和坏人是不能在一起的,更何况是个单恋凶残大叔的小贼猫。
老唐,你是个很好的人,长得帅够撩妹,身手好够保命。你该活的惬意。
关荼有个不情之请。
把烟戒了吧。不然老婆都娶不到。
再也不会有个小逼崽子被你指着骂要给我打出屎来,看我屁眼紧不紧,还被你瞎叫成关茶,你就文盲吧你。
那我可趁半夜走了。老唐。


妈的知道你还醒着。



关荼(tú)

四月的山下,是你的悲怆

【源藏】百日源藏 5/100 Incredible Dawn of Love 02

我我我是想飙车的,前面铺垫行云流水敲了一大堆,一到肉就卡。是不是我天生就缺写肉的技能点(围笑  

肉一旦写崩,这篇就得成惨案(已经是了,不想挽回),我还是在琢磨几天…

上一章地址

写的不好有多担待,bug满天飞欢迎评论。

源氏:我是各种意义上只属于哥哥的患者。

自打那天源氏给半藏的平地一声雷之后,半藏就躲着他。不是说在他干了这么出格的事儿后半藏给他吃闭门羹,而是这事儿他真没法好好给源氏一个答案。

要说源氏对半藏,平时腻乎的恨不得给半藏一条绳牵着自己。接戏时看到半藏对哪个剧本流露出了半点兴趣,源氏分分钟跟制片方签了合同,大笔一挥,管他是不是坑,我哥开心就行。源氏的戏全都是演给他看的。

出唱片时,总这么心血来潮写了几首给半藏的情歌,苦情动人,恨不得掏心掏肺告诉半藏自己有多爱他,不知情的迷妹们听了也只当源氏少年时爱过哪个姑娘这么痴情,做了万人迷的爱豆也还惦记着,形象加分。

可要说半藏对源氏,这些对他的好他不可能没看见。源氏对他一股脑的攻势,也是自欺欺人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告诉自己,这只是源氏对他手足情深。他接自己感兴趣的剧本是因为自己有眼光,对他的演技理解深刻,他的表演效果能够入木三分。出的唱片写的歌,只是他一个大好青年,荷尔蒙无处发泄而已。源氏的成绩也都是为了家族荣誉。

半藏到底是遗世独立惯了,源氏把他装在心窝窝里,他就这么把人家对他的一颗真心踩在脚底下。有时候源氏恨恨的真想把他的心剜出来看看,是不是空空如也。但到底还是舍不得。

但是现在源氏既然把话挑明了,也就没有了回旋的余地。半藏只能给他一个答案。

半藏每天告诉自己好几十遍,源氏或许只是把这当儿戏,风花雪月惯了而已。可又不甘心,反问自己,那万一是真的呢。半藏对源氏的兄弟爱不能说干净的不掺一点杂质,他不敢接受,怕接受了,就是万劫不复。但真要说和源氏过交往的生活,半藏也不是没想过,还被自己的想法吓得紧张了半天。

像这样在心里又是拒绝又是奢望的半藏纠结了几天,源氏就在半藏呆的书房,道场,卧室门口踅了几天。就算平时猖狂的能把岛田家的屋顶瓦给掀了,这时候也还是不得不认怂。啧,你妈嗨的男人,你妈嗨的兄弟。

结果他俩就这么耗着,源氏觉得哥哥考虑的越久,就说明他在半藏心里还是有位置的,倒是还有戏,只是他实在等不了这么久,这都半个月了,半藏那边屁都不放一个,要真拒绝了,就来个霸王硬上弓,大不了被揍了一顿,再脱离岛田家,自力更生和半藏不相往来,自己默默念着他就好。

花村的夏秋交接,燥热里透着萧索。 月光显得干巴巴的令人生闷。

半藏伏在书桌前,心烦意乱。操起毛笔企图用书法掩盖浮躁,用家训摒除杂念。

夜里静的有些不自然,毛笔刷在纸上的”沙沙”声都可以成为心情暴躁的借口。

半藏为自己的”龙头蛇尾”收笔。

但双龙的纠缠,现在才刚刚开始。

半藏看着”龙头蛇尾”只觉得羞耻,因为神龙的故事,是刻在家族血液里的历史。半藏掐断了自己接下去有可能的想法,他有些烦躁的想脱下披在身上的羽织,然而刚搁下毛笔的手,就被人粗暴的紧紧攥着,把他狠狠的压在方桌上,扯了他的衣服,撕了他的伪装。

来人是谁?还能有谁。

源氏终究放弃了对半藏的猜测,他本就不爱扭捏,半藏给的托词阻止不了源氏下半身的思考,什么等待,不过是平添烦恼,有什么比身体来的诚实你说是吗。

【源藏】百日源藏4/100 刀

更点刀   感觉刀写起来比甜得心应手好多

断更就像吸毒  越断越多  然而!!今天我回来了!(即使只有贼鸡bai短)   因为要高考了  所以idol的中篇周末更

感谢所有阅读我文字的你们

他们是这世上灵魂最接近的人,岛田家的血液一脉相承。他们同样是彼此最遥远的孤岛,仅仅是血缘的限制,他们的爱在世上便无法被容忍。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永远不是那句话所描述的那样,源氏在心里默念着,而是你我都知我爱你,而我们是兄弟。

每当源氏模拟着”Hanzo”发音的唇语,下半身就叫嚣着发烫,如同他对半藏爱之入骨的炽热。就是”Hanzo”而已。对他来说,半藏早已不是兄长,而是没日没夜在他绮梦中与他纠缠的身躯,是他只有在梦中才能尝到的毒。

那这样到底算什么呢。

停更一天

今天胃炎犯了,中药喝了吐的不要不要的(´Д`) 

顺便让我今晚酝酿一下肉肉


【源藏】百日源藏 3/100 Incredible dawn of love

今天是偶像源x经纪人藏  大概分3天   

来,让我们做些偷偷摸摸的事情。  今天骑着我的小三轮飞驰在社会主义阳光大道上。  

虽然我是个小垃圾,答应我别取关好吗。

岛田源氏是花村当红爱豆,长得很帅,脾气很好,家世更棒。

上台时闪耀迷人,标准装扮就是穿着铆钉半身小皮衣,性感黑皮裤,火红马丁靴,顺便头发最爱染成绿色梳个骄傲的大背头,要多妖娆狂霸炫酷骚帅痞就有多性感风流狷狂玛丽苏。日常生活黑白t,牛仔裤,帆布鞋,绿头发温和的趴在脑袋上,有事没事带副黑框眼镜,整一个阳光健气大男孩,讲真,花村的姑娘没有一个不爱他的。

然而这一切,在他经纪人眼里,都是屁。

有记者私下采访了他,希望了解源氏的私生活,给源氏的形象再来个锦上添花,但是在经纪人一本正经的回答中记者放弃了报道。

问答如下:

Q:你对源氏台上台下的形象有什么看到呢?

A:台上,红配绿,赛狗屁。台下,装嫩撩妹,就是个斯文败类。

……

Q:你对源氏未来发展有什么期待呢?

A:好好做人,别老偷偷把内裤扔在我的衣服里让我洗,内裤还是大红大绿的要我怎么才能不戳穿他。:)

Q:呃……不,我的意思是事业上…的…

A:多发唱片多接通告就酱

Q:…那…源氏他平时和身边的工作人员或者是您的日常互动是怎样的呢?

A:………拒绝回答,采访到此结束。

Q:?????? 于是记者带着一脸黑人问号回到了公司,就是想不通为什么源氏这么完美会找了这么个刁难人的经纪人。

哦,对了,忘了说,源氏的经纪人叫岛田半藏,是源氏的哥哥。

对,亲哥哥。

不过,很少有人知道这个,毕竟他们俩实在不太像。

半藏看起来就像是刀削出来的一样,清冷沉稳,身上的西装永远穿的工工整整,做事一丝不苟是绝对信条,唯一让他看起来不那么死板的大约是他的长发。

他总是用一根黄色的发带挽在那儿,在一身的黑白里,显得出其不意。

半藏对于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拒答的态度,不是他不想说,而是他不能说。你想想,你能把有个男人有事没事把你摁那儿操一顿这么坦荡的告诉别人吗,重点是你自己还他妈是个男人。哦,你俩还是亲兄弟。

在所有人眼里半藏就是个性冷淡,那种被情欲浸没的表情实在是想象不出来,但是仔细想想这样的高岭之花也只能被自己亲弟弟干了。

半藏第一次收到源氏表白是源氏刚出道那会儿,他还在自家道场练习弓道,聚精会神的摩挲着手里的箭,等待着放手的时机。

不过箭还没出去,源氏来了。带着一束玫瑰花,一份与守望先锋公司合作《双龙》电影的合同,还有就是戴到如今的发带。

源氏进了道场的第一句话就是:”兄长!我拿到《双龙》主演的资格了。”带着炫耀和梦想成真的兴奋,源氏朝半藏挑了挑眉。

”…说吧,你的愿望是什么。”半藏没有回头,继续专注靶心的红点。半藏答应源氏,他如果拿到守望先锋公司合作资格就实现他一个愿望,不过,仅仅是为了激励这个二世祖别在游戏厅和风花雪月的地方浪费生命。

”我要哥哥和我交往。”毫不犹豫,正中红心。

这回半藏手抖了,箭脱靶了。

半藏不信,只当是源氏的玩笑,兄弟爱嘛,开开玩笑还是可以接受的。”别胡闹了,正经点,岛田家可不希望有你这样轻浮的少主。”

源氏笑了,是每天例行和兄长打招呼的笑容,”不,哥哥,我的意思是我喜欢兄长,恋人的那种。”

半藏这回终于回头了。

给了源氏脑门一巴掌。”你这混小子在说什么呢!你这小兔崽…我是你哥哥!你知道你刚刚…” 半藏又惊又气,语无伦次,这蠢弟弟真是什么都说的出口。

源氏看着半藏手足无措的样子,眼里只有可爱,”哥哥,我可是拿到了资格,岛田家的家主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呀。”源氏抓住半藏的手,一把扯过他,鼻子贴鼻子的质问兄长大人,嗯——兄长大人的味道真好闻。

半藏想逃,想甩开源氏,可他没想到源氏的力气这么大,攥的手腕疼,面对面的压迫,让他感觉自己脸热的快烧起来。

”哥哥,你说过的,岛田家的人绝不会被困难吓到,更何况你还是少主大人。”源氏知道半藏脸皮薄的像张纸,这样羞耻的质问,只会让半藏沦陷在自己的进攻里。毕竟他无法反驳。

然而半藏只觉得对面是个无赖。

这是什么羞耻的想法,这样背德的感情是无法允许存在的,我们之间只有兄友弟恭,伦理与家规是绝对无法违背的。

”…源氏,你先放开我…你知道的,你这样是不对的,你…岛田家族只有家族荣耀。”半藏想拒绝他弟弟的求爱,干脆一点,把这朵背德之花折断。

源氏放开了半藏的手,脸上的笑容却未因为家族与常理的束缚而褪去。”哥哥你忘了吗,我本就是岛田家悖逆的存在,我不会被这样简单的理由说服,我是岛田人也不是岛田人,我的眼里只有哥哥,我愿意等,我的愿望只有这一个,得到半藏而已。”

半藏愣的说不出话来。没人知道那时候半藏在想什么。

源氏将精心挑选的漂亮发带为半藏绑上,他很喜欢半藏把头发扎起来的模样。

”哥哥,我等你的回答。”轻巧而富有计谋的灵雀已经为苍狼布下陷阱,等着他的失足与沦陷。

——TBC——

【源藏】 百日源藏 2/100 知与不知

今天玩的是幼年兄弟嘿嘿    新手上路有多担待


孩童时期的半藏活在父亲的教导和家族的荣誉之中,他从来没有什么怨言,他的信条就是家族高于一切。

他没有不满,只是有些不解。但他明白这种困惑不应该取代了武道与忍术在脑海中的位置,所以他绝对服从父亲的指令。

直到源氏的出生,让他措手不及。

他不知道这样可爱而聒噪的新生命是如何被制造被产生的,但他知道是他的弟弟,一个与他存在血缘羁绊的生命体,他愿意去爱他。

半藏对源氏的关怀总是有些笨拙,他知道对源氏的溺爱一旦被父亲发现,弟弟就会离开自己,但他不希望这样。

他不知道这么小的弟弟喜欢什么,但他知道源氏看到他一定会笑,一定会扒拉着往他身上爬。尽管有些时候源氏的淘气会让他自己受伤,眼泪鼻涕糊满了整张脸,但他看到半藏,一定会用脏兮兮的小手企图把脸抹干净,然后笑着说声,哥哥。


半藏日后回忆起那时的源氏,那位不羁的灵雀见到他一定会笑着说声,哥哥你今天看起来真棒。


只是半藏从来没想过,灵雀即使是灵雀,却能够征服高傲的苍狼,可以做到无视一切纲常伦理,轰轰烈烈坦坦荡荡的去爱他。


【源藏】 百日源藏1/100

玩玩百日源藏   (´υ`)   写点小段子 真是喜欢这对兄弟    文笔不好多多担待



半藏看着源氏的尸体

他的眼睛睁的很大,感觉像是死前再看一眼哥哥的眼神。又或者是被自己亲爱的哥哥所杀死的难以置信。

半藏一直盯的源氏的眼睛,他移不开视线。

半藏的身躯突然震颤了起来,似乎是左臂上的神龙开始暴走咆哮。

我杀死了我的弟弟

又一次的。

半藏的嘴唇自刺进源氏那必死的一刀开始便变得煞白,颤抖的像是灵魂出窍后的呓语。

半藏是多么的震惊啊,因为自己的罪孽,

或是真正读出了源氏最后的眼神————那是知道自己注定要被哥哥杀死的献身。


膝盖好疼

爆肝剑灵  我要猝死了


你关心他 是出于爱

而他关心你是出于尊重